项目分类

名称: 东方雅宝
电话: 01051905881
热线: 01051905881
邮箱: 2630499967@qq.com
地址: 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路81号院10号名邸

新闻资讯

2016春拍书画行情盘点:行情企稳呈小幅反弹 发表时间:2016-06-27 浏览次数:8
龚贤 培芝图 立轴 水墨绢本 184×55cm龚贤 培芝图 立轴 水墨绢本 184×55cm

  随着国内拍卖3巨头嘉德、保利、匡时春拍落下帷幕,2016年国内第一轮春拍暂告一段落。从成交来看,嘉德21.88亿元,相比2015秋拍18.31亿元略有增加;保利春拍28.5亿元,比2015秋拍的29.5亿元略有下降;匡时10周年春拍25.58亿元,比2015年秋拍的10亿元成交翻倍。从成交数据看,三家公司有增有减。考虑到匡时10周年是个例外,以前嘉德和保利10周年后成交会大幅缩减,所以以嘉德和保利来进行冷暖分析更真实些。2016年春拍基本符合笔者之前的预期,即国内艺术品市场在经过两三年的“腰斩”调整后,行情首次企稳,个别公司成交出现小幅复苏反弹,但增幅都不大,行情是否真正“转暖”还需观察。

  ■牟建平

  《局事帖》亿元领衔古书画

  古书画在经过一段低迷后,今年春拍成为拍场最大亮点。嘉德春拍北宋曾巩《局事帖》2.07亿元,宋克《急就章》9200万元,《唐贤写经》5750万元,金农《花果册》4830万元,这样的成交殊为难得。嘉德“大观”夜场的古书画专场,总成交6.67亿元,成交额首次超过近现代书画。北京保利“仰之弥高”古代书画夜场中,恽寿平《仿古山水册十开》8165万元成交,吴镇《野竹图》7762.5万元成交,王翚《仿宋元山水巨册十二开》3335万元成交,比较圆满。匡时春拍“澄道——古代书画夜场”中,著录于《石渠宝笈》的蒋廷锡《百种牡丹谱》以1.73亿元成交,石涛《剩水残山》4657.5万元,王铎《雒州香山作》以4082.5万元拍出,龚贤手卷《行书自作词》3622.5万元。2016年春拍的古书画,大有炙手可热之感,“厚今薄古”的现象颇有扭转之势。

  近年来,古书画一直在随大势调整下滑,但今年有转强的苗头。由于古书画收藏门槛高,赝品多,一直是少数资深藏家的品种,由于水太深不敢碰,导致很多新买家拒而远之,使得行情忽高忽低。近两年,在市场的不断培育下,不少买家开始认识到古书画的历史价值和收藏价值,介入者逐渐增多,例如,一直以收藏近现代书画和西方油画为主的藏家王中军也开始青睐古书画,在本次春拍巨资买入《局事帖》,足见古代书画的稀缺性正被藏家高度认同,这是古书画转强的根本原因。

  但是,在古书画升温的同时,也不可否认,一些造假者、贩假者妄想浑水摸鱼,借机兜售赝品,今年春拍就不乏这样的例子。有拍卖公司上拍八大山人《猫石图》,还以2070万元拍出,但凡稍微了解八大的藏家,就能辨认出这是一件不折不扣的克隆伪作。还有一幅标价1600—2200万元的八大山人行书镜心,将八大山人书法册中的一开,改成巨幅镜心,但却将《书送李愿归盘古歌》中的“缭而曲,如往如复”,错抄成“德而曲”,内容都错了,这是硬伤。如果放任这种现象泛滥,古书画行情很可能被搞乱,刚有好转的古书画行情很可能付之东流。今春的古书画热是不是偶然现象,它能否由小众市场变成大众市场,未来能否持久还十分难说。

  近现代傅抱石再创天价

  2016年春拍中,近现代书画不再如往日那般抢眼,只有傅抱石一人创出亿元天价。在嘉德“大观之夜”近现代专场中,黄宾虹《高阁清话》5635万元,傅抱石《山鬼》5175万元,比以往逊色不少。保利春拍的傅抱石《云中君和大司命》2.3亿元堪称是个例外,不仅创了傅抱石拍卖最高价,也是今年春拍书画最高价。除《云中君和大司命》外,保利近现代书画仅有一件拍品超过5000万元,那就是张大千《空行母像》6382.5万元。超过2000万元的只有2件,张大千《野寺晨钟》2530万元和李可染《漓江胜景图》2070万元。匡时春拍的李可染《革命圣地韶山》8395万元,张大千《关仝太乙观泉图》4025万元,傅抱石《侧耳含情披月影》2990万元。秋拍中可以很明显地看出,近现代书画除了极个别巨制尚能超出5000万元外,大部分近现代大师画作多在1000万元至2000万元附近徘徊不前,既说明目前市场的承接力有限,也说明近现代书画价格总体出现走低或停滞的趋势,价格分化十分明显。

  在今年春拍中,近现代书画行情开始出现分化,高的依然能创出亿元天价,但2000—5000万价位区间的拍品大幅减少了。究其原因,一方面市场资金有限,有些藏家关注古书画去了,必然导致对近现代书画进行资金分流。其二,春拍中近现代书画精品、巨制比以前少了,除了傅抱石《云中君和大司命》、李可染《革命圣地韶山》等外,能让藏家动心的大师精品不多,普品多精品少,自然价位上不去,2000万元成了近现代书画的坎儿,不够博物馆级的近现代书画,今后将很难突破5000万元大关。其三,近现代书画这两年价格上涨过快,有点透支,买家对未来升值预期不高,追高意愿不足,种种原因都导致近现代书画大师价位出现滑坡,尽管诞生了傅抱石的亿元天价,但也难遮掩近现代书画整体不振的现实。未来近现代书画行情是走强还是偏软,还需要观察。

  当代书画、新水墨受冷遇

  2016年春拍,“当代书画”板块继续疲软,买家对当代书画和新水墨的关注度在减弱。嘉德当代书画总成交5302万元,保利当代水墨总成交3336万元,在书画整体复苏的局面下,当代书画和当代水墨表现得不尽人意。几位当代书画市场活跃的名家成交价格均有不同程度降低,甚至出现流拍。如何家英《少女》50万元流拍,田黎明《心清物远》100万元流拍,范曾《后赤壁赋》90万元流拍。其他几位名家价格属于勉强维持,崔如琢《秋水凝神》575万元,刘大为《高原人物》287.5万元,范扬《松荫罗汉》313.6万元,黄永玉《荷塘夏趣》126.5万元,贾又福《太行新月》109.2万元,史国良《饮马图》95.2万元。当代水墨方面,徐累《气与骨——云林石》345万元,李津《九州识趣图》43.7万元,价格也大不如前。

  当代书画和新水墨近两年价格上涨过快,价格有点“发虚”,现在受到冷落比较正常。究其缘由,其一是礼品画受到冲击,当代书画受影响最大;其二,当代书画和水墨缺乏学术沉淀和盖棺定论,人为炒作风气浓厚,未来存在很大不确定性;其三,买家对当代书画不感冒,也是一大因素。当代书画和新水墨在经过快速上涨后需要休息和分化,有实力的画家会有一定的抗跌性,而缺乏学术支撑的画家价格会快速回落,未来当代书画低迷的时间恐怕不会短。

·下一篇 美术家能捕捉美的瞬间 并再现于艺术创作 ·上一篇 书法不仅是艺术 更是中国人修身养性的根本
公司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路81号院10号名邸 公司电话:01051905881 版权所有:雅宝书画网 备案号:备案申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