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分类

名称: 东方雅宝
电话: 01051905881
热线: 01051905881
邮箱: 2630499967@qq.com
地址: 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路81号院10号名邸

新闻资讯

新文人画搅局书画市场:市场主力地位难撼 发表时间:2014-07-28 浏览次数:10

收藏大势   

  7月22日下午,位于东山湖畔的水墨村骚客如云。一场题为《山不在高——王秋奇写意画展》的文人画盛宴正在上演。

  水墨村是由当代文人画大家郭莽园发起的高端艺术空间,2010年正式运营以来,一直致力于在全球化语境下用当代视角诠释中国传统文化艺术。以大写意为主要表现手法的传统文人画,时常成为这个空间的主角。在中国的拍卖市场上,中国书画一直牢牢占据着艺术品大盘的半壁江山。仅以去年为例,根据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统计,中国书画板块全年成交总额354亿元,占整个艺术市场的54.92%。这一市场份额,是当代艺术与油画板块的5倍多,是瓷画板块的2倍。在整个中国书画板块里边,又以传统文人画的表现最为抢眼。在雅昌监测的2013年年度十大中国艺术家里边,成交量的前三名(张大千、齐白石、黄胄)均为传统文人画的代表人物。在历年的艺术品拍卖中,以吴昌硕、齐白石、张大千、傅抱石和黄胄等为代表的文人画作品,一直以扛鼎压轴的压倒性优势领跑市场。

  文/图 南方日报记者 冯善书

  传统文人画领跑市场

  2014年春拍,国内行业巨头中国保利的一项举动引来八方关注:这家目前在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上体量最大的拍卖公司,在业内高调宣布,将在全球范围内征集新文人画作品。什么是新文人画家?中国保利以列举的办法给出了一长串的艺术家名单,包括丰子恺、关良、丁衍庸、周思聪、卢沉、王子武、李老十、韩羽、朱新建、王明明、田黎明、徐乐乐、霍春阳、江宏伟、李孝萱、聂欧、王镛、李津、武艺、王梦奇、卢禹舜等。

  在缺乏有力的学术支撑的情况下,行业巨头对新文人画板块的强势介入,虽然给人一种概念炒作之嫌。然而,这一举动却激起了业界人士对中国传统文人画这一范畴的热议和反思。

  文人画,在国内学术界也被称作“士夫画”,隶属于中国画的一种。据美术评论家胡红拴介绍,所谓文人画,实际上就是泛指旧社会中国文人和士大夫创作的画作,这一概念后来被提出来,是为了区别于民间画工和宫廷画院职业画家的绘画。史料记载,唐代王维以诗入画,被公认为文人画的始祖。目前业内所认知的文人画,多取材于山水、花鸟、梅兰竹菊和木石等,借以发抒“性灵”或个人抱负。历代文人画,尤其是清代八大山人等画家的作品,对中国画的美学思想以及对水墨、写意画等技法的发展,都有相当大的影响。

  在艺术市场上,中国传统文人画的影响可以简单地理解成为“领跑整个中国书画市场”。这句话其实并不夸张,在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制作的2013年年度中国绘画作品销售总额排名前十的艺术家榜单里边,中国传统文人画代表人物就占了近半,其中张大千、齐白石、黄胄三位文人画公认代表甚至包揽了榜单前三名的位置。根据统计,这十位艺术家的作品在当年的拍卖市场上就完成了总成交额112.61亿元,占中国纯艺术类(仅包括中国书画、油画及当代艺术)市场26.93%的份额,成为中国高端艺术品市场无可争议的翘楚。

  或许正因为文人画作品在市场上如此走俏,以中国保利为代表的一批拍卖龙头企业,近几年开始试图以同类概念对一些当代画家进行包装炒作,由此也诞生了包括朱新建、关良和李津等在内的一大批所谓的新文人画家。在中国保利开出的那张名单里边,文人画家的概念显然被无限扩大了,以致在业内引来了不少争议。不过,因为这纯粹是企业基于藏家需求策划的一种市场行为,因此学术界无法干预太多。但不管怎样,2014年的春拍,无疑让中国传统的文人画精神在艺术市场上变得更加瞩目。

  文人画市场泥沙俱下?

  在艺术评论家刘释之看来,水墨村有意识地向藏家推广一些岭南当代的文人画精品,暗合了这些年中国书画市场的发展趋势。作为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的瑰宝,文人画板块未来将始终是市场的焦点。

  不过,在知名策展人、水墨村负责人郭青看来,要办好一个真正经得起学术和市场两重考验的画展并不容易。

  在岭南,文人画的市场与北京、上海等同样火爆。但是,公认以传统文人画作为自己看家本领的岭南画家其实并不多,年纪比较大如饶宗颐,一直在外面发展,习惯上不能叫岭南画家。真正在广东本土发展的画家,除了大家所熟知的卢延光、周国城、郭莽园外,其他多以非文人画成名。

  这次在水墨村亮相的王秋奇,按郭青的话来说,是一个没有辉煌学历、没有冠冕头銜、没有显赫事业,在广东土生土长、几十年苦练大写意的画家。在当今这个墨海弄潮的年代,在写意画家多如牛毛,好的写意画家又凤毛麟角的环境下,王秋奇闲云野鹤式的大写意作品,在这位新年代的策展人眼里,显得弥足珍贵。

  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在社会资本闻风出动、竞相抢滩艺术品市场的今天,文人画市场其实有点鱼龙混杂。一方面,传统文人画大家如吴昌硕、齐白石、张大千等人,由于在历年的春拍和秋拍中均有天量成交的记录,因此,已经成为造假集团跟风模仿的重点对象,目前在市场流通的这些名家的作品真伪难辨,让手里有钱、专业知识却不过硬的收藏者望而生畏。另一方面,包括新文人画在内当代水墨作品,在一些机构和媒体无原则的炒作下,其价格已走在学术界认证的前面,甚至已经引发新一轮资本洗钱的游戏。在缺乏足够的学术支撑的情况下,一味靠价格哄抬来引导消费的市场无疑已经变得泥沙俱下。

  在这种情况下,郭青向市场推广一名全靠作品说法的艺术家,可以看作是一块试金石。与许多所谓的新文人画家所不同的是,王秋奇走的基本上是传统的路线。在一个越来越成熟的市场里边去推介传统的东西,优势在于价值标准比较清晰,好不好比较容易有一个专业的说法;短板则在于,在“笔墨当随时代”等一些绘画观念越来越被许多当代的藏家所接受的今天,传统的东西也经常受到一些新的审美观念的冲击。

  刘释之、王秋奇纵谈文人画艺术标准与收藏要点

  “真正的艺术不是炒出来的”

  ■对话

  简介

  刘释之,诗书画家,文艺评论家。广东翁源人,多年来从事诗文书画的研究和创作。现为广东省文艺批评家协会会员,广东人文艺术研究会会员,广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

  王秋奇,国画家。1950年生于广东陆丰,苦练笔墨数十年,现为广东省政府文史馆馆员,中央文史馆南方分院画家,广州画院特聘研究员,广东美协会员,中国手指画创作院副院长。他和郭莽园、刘国玉等一批民间艺术家对中国传统文人画精神的坚守已成为岭南画坛的一种文化现象。

  谈前景▶▷

  坚持文化自信者值得期待

  南方日报:从历届美展评选可看出,以大写意为主的传统水墨画,尤其是文人画,有逐渐被边缘化的趋势。市场标准与学术标准虽有脱节,但仍备受这种主流学术标准变迁的影响。

  刘释之:造成大写意绘画边缘化的原因是很复杂的,既有社会历史原因,也有画家自身原因,包括文化的断层、“西学东渐”对中国画的改造、“集体审美”的滑坡、评判机制的引导等等,造成大写意中国画在当今步履维艰。作为中国画家,在形式主义、功利主义盛行的浮躁时代,一定要沉潜其心,耐得住寂寞,要精研古典而不沉迷于古色古香,要立足于运用人类共享文明,中西合璧,融会贯通而不拒绝洋书洋典,坚守书斋而不遁世,直面市场而不随俗。

  王秋奇:不管是在主流的学术圈,还是在以藏家需求为导向的书画市场上,真正的大写意绘画确实越来越少。一方面是因为当代水墨画创作群体的学术传承开始与传统发生脱节,审美标准上则开始了更严重的西化,另一方面是大写意绘画本身门槛就比较高,要想进入到里边做到出类拔萃就更艰难,不管学术和市场怎么看,我认为能坚守下来就是一种自豪。

  南方日报:文人画的前景在哪里?目前有何短板?

  刘释之:文人画的短板在于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在西方文化迷雾的侵袭下,艺术家本人对本民族优秀文化迷失了方向,变得高度不自信,从而缺乏高度的自觉,对本民族的文化品格不再坚守,急功近利,走向浮躁、炫技的迷途。值得庆幸的是,在民间,一直有这么一个不小的群体,他们坚守着传统,坚守着中华民族的文化道脉,正是由于他们不懈的努力,让我们看到了文人画的未来。

  王秋奇:文人画的最大短板是文味不够,有的是因为艺术家的路走偏了,有的则是因为该练的功夫没练到家。有人说现在的书画市场很乱,藏家对艺术的欣赏水平和鉴别能力还不够高,很多艺术家用走江湖那一套办法也能够讨饭吃。我认为这是一种自暴自弃的想法,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好作品在比较中就会体现出强大的优势来。

  谈市场▶▷

  艺术家不应沦为商业附庸

  南方日报:从市场的角度来看,艺术含量高的作品肯定更受欢迎。但对于初入行的收藏者来说,如何去区分哪些是艺术含量高的作品?

  刘释之:市场需求其实就是人的需求。每个人都拥有欣赏高于自己精神等级的艺术品的权利,但很多时候这种权利却被“某种无形的手”给剥夺了。这双“无形的手”,一方面来自欣赏者对真艺术的无知,另一方面来自于商家贪得无厌的逐利行为。要让好的、真的艺术走向市场,主要要提高消费者的欣赏水平。

  王秋奇:在市场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不少艺术家和艺术机构的经营者往往会把真正艺术标准说得很玄,让本来就缺乏艺术修养和审美知识的收藏者更加感到一头雾水。事实上,我们只要掌握几项标准,就可以买到一幅不错的作品:一是看线条,是否熟练、巧妙、多变,二是看用墨,层次和色彩是否丰富,三是看构图,是否独特、新颖、有情趣,四是看整体造境能力,刻画的意境是否能够直达观者内心,勾起观者的情绪等。类似优点越多的作品,自然艺术含量越高。

  南方日报:头衔对艺术家及作品影响是显而易见的,这也是藏家很困扰的问题。那么,从价值衡量角度讲,给头衔拟定什么样的权重比较合理?

  刘释之:精明的藏家对艺术家的头衔是不屑一顾的,他们往往更注重作品的精神性和艺术性,即品相。艺术家是靠作品来说话的,不是靠头衔来唬人的。

  王秋奇:尽管艺术家评定职称和获得头衔的条件,并不一定要求其艺术成就也要很高。但不可否认,有了一长串响亮的头衔,的确可以在市场上获得更多的认知。站在藏家的角度来讲,当他们看不懂作品的时候,才会去看这名艺术家有什么样的头衔,以此来推断其作品的艺术水平。事实证明,这并不是最可靠的价值评判标准。就算这名艺术家的水准与其头衔是完全对称的,他还是经常会有失手和敷衍的时候。

  南方日报:不炒作难以成名,过于炒作又被认为太江湖。艺术家如何处理与商业机构和媒体的关系?

  刘释之:真正的艺术不是靠“炒”出来的,是靠“煎”、靠“熬”出来的。“炒作”出来的东西,往往容易过火而“炒煳”,经过岁月之火慢慢煎熬出来的东西才更有味儿,历代的书画名家、大师,无不寂寞苦行而最终攀登至艺术高峰,相反,那些显赫一时的“艺术范儿”,随着时间的流逝而烟消云散。艺术家不要想着市场,艺术家要想着的是艺术,市场最好交由专业人士去做。

  王秋奇:画自己的东西,不要被外界所左右。事实上,要了解一个艺术家是否在真正搞艺术,看一眼他的作品就知道了。艺术品市场的发展,一方面的确可以帮助许多艺术家去实现个人财务的自由,从而可以把更多的精力放在艺术创作上,但另一方面,过于强势的商业利益也会“绑架”艺术家的创作活动。

·下一篇 多数到期低调处理 艺术品基金难承诺短期回报率 ·上一篇 上半年拍卖成交额:齐白石第五张大千第十
公司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路81号院10号名邸 公司电话:01051905881 版权所有:雅宝书画网 备案号:备案申请中